有个地方叫东坝

 有个地方叫东坝

        毕业来北京四年整,兜兜转转都在朝阳区,而有一半的时间都搁置在了这里,朝阳区的东坝,在这里开启的这段慢时光,花开花落,花落了又开,两个轮回,也终究在这里闭合。
        离开的日子,拾掇一些碎片,封存在这段时光里,把时光安置于内心其所属的空间,随时间发酵,愿有晶莹剔透的果结出来。
        这里是一个修道场,这里是一个里程碑,这里也算是一个家。

    Ⅰ 首先解决吃 小糖球家就是家

        当时听出租车师傅介绍的这个地,第一次来到东坝就是看房,东五环外的这个小区,第一印象用“灰败“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刨去十月底北京阴天自带的那种特有的萧瑟,能分明的感觉到Ta的底色也有些许破败。想到之后的生活半径就是这般,有一点排斥这个待定的住所。但是念着一点好,就决定搬到这里,这个好就是公司班车在小区门口停靠,约40分钟就能到公司。
        来东坝金泽家园住下后,懒得做饭,首要的事情就是寻觅吃饭的地。离A区一里地的朝阳新城各种吃的应有尽有,但是不是每次都想走那么远去吃点东西,小区底商只有几家小饭店,挨个尝试后,都没有咋去过。那天特意穿过B区,走进了C区楼下的土豆粉,走进了后来每星期都至少要去一次的小店。
        站在B区北门口往东看,就能看到不大的招牌,红底黄字,那就是土豆的颜色吧。拉开玻璃门,能看到两排黑色木长桌,加起来也不到10张的样子,一排横放,一排竖放,都靠着墙,竖着的上面摆了很多好玩毛绒的小玩意儿。一面墙贴满了留言,另一面也有不少东西,贴着老板娘的一些生活照片,一个装饰用的银色大挂钟,很有质地,一个大蜘蛛的装饰品,白色的唱片机一直转动着,仔细听时不时的就放着李荣浩的《模特》。天花板上也吊着很多干花,鲜活的绿萝,中间有一个液晶电视,老板在的时候几乎都播着足球比赛。小小的空间,陈放了太多的东西,但是都井井有条,杂乱有章,是店主人的心思,是店主人对生活的热情。
        每次来要不就是香辣的,要不就是麻辣的全面(全面就是没有土豆粉,也可以是一半土豆粉一半面),在一家主营土豆粉的店里,吃面也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偶尔再吃的时候,老板会坐在对面推荐一些新品,什么朝鲜冷面啊,自己调的饮品啊。碰上老板一家在吃饭,还会额外赠送他们再吃的东西。有时候也会跟老板就着一盘毛豆,喝上一杯,听他说他喜欢的球队,听他说女儿要上艺术班了,听他说每年都会带老婆和女儿出去玩几趟,圆圆的脸上总是满满的笑容。
 
        每月这里总是会发生一些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店里就多了一只银色的安妮,是老板娘给芝麻找的伴,对了,店里原来就有只黑色的约克夏,爱叫,爱咬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收银台边上的大鱼缸就多了两条八爪恐龙鱼,或者多了一个玻璃缸,出现了一对蓝色的大虾,问起的时候老板会娓娓道来,恐龙鱼是朋友从墨西哥弄过来的,虾是淘宝上网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竖着的桌子上摆满了多肉;不知道什么时候,蓝色的虾只剩一只了……
        有一次在店里遇到一个小姑娘专心的玩游戏,她告诉我这是“完美世界”,她说要把那些木头人都烧死,玩的津津有味,之后说学校不让玩手机,只能回家了玩,这是他爸奖励她的手机,从老板口中得知这是他女儿,叫小糖球,店名就是她的名字,上小学六年级,上学期数学满分,语文九十多。走的时候回头看,果然有小糖球家的字样。
        每次有朋友过来,都会来这里一次,通过朋友们的表情,这里并没有我口中说的那么好吃,后来我想了想,大概是喜欢那种变化吧,好的不好的,充满变化的生活才是生活吧,一成不变的只是活着。
        离开的这段时间,老板由于身体缘故转让了店里的一切,包括配方,我来吃了一次,同样的味道,没有吃出原来的感觉。

Ⅱ 果腹的不仅仅是饭 好新鲜的水果店

        没事的时候,在小区附近溜达,就发现了e果农这家水果店。初次来的感觉就是干净、新鲜。
        之前在门口超市买过一次那里的水果,后来就没怎么去过。自从遇到了这家店,隔三差五的就会光顾,每次买的不多,所以都挑最好的,一个两个的,每样都会买点,店主大姐也会热情的附和,吃的也不多就吃点最好的呗。最开始买一些苹果、香蕉、葡萄等常见的水果,后来店主就会推荐一些他们的新品,智利纯进口蓝莓、澳洲的油桃、南非青提、泰国进口小菠萝、四川大凉山的石榴、四川枇杷、湖南石门小叶桔、赣南脐橙、辽宁香瓜、广西桂林柿子饼、海南的麒麟瓜、四川颜草莓……无意问到特点的时候,都会热情的解释一通,问有啥区别的时候,都会耐心解释,海南的麒麟瓜、云南的麒麟瓜有啥区别,都记不住,但是听起来会觉得特别有意思。念着东西的好,也不去关心是不是真进口了,贵点就贵点。
        店主是三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店里平时主要靠她打理,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赵一婷放假了会来帮忙。后来支持微信付款了,大姐说我们都不懂电脑,这都是她弄的,还有收银系统上的一些设置都是她弄,平时就爱鼓捣这些,话语里有的是欣慰和骄傲。问我一些电脑相关的东西,我表示就是学这个的,她还表示有机会跟我学。女儿在店里的时候,都是她在忙着称重、收银,快速又准确,没有客人的时候就趴在收银台上写作业。偶尔碰到在门口打羽毛球就会陪她玩一会。后来我得知她在班里的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平凡的家庭,这就是最宝贵的东西了。
        店里还卖一点熟食,主要是道口烧鸡,所以完整店名是“道口烧鸡|e果农”,通过他们微信号分享的信息我才知道道口烧鸡是道口古镇的著名特产,道口有小天津之称,在河南滑县,道口古镇也是传承百年的古镇,有机会了想着去看看。
        慢慢的又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各种风味的小零食,瓜子、俄罗斯提拉米苏蛋糕、老北京麻花、港荣蒸蛋糕。看的出来都是很用心的挑选出来的。还有时不时的会有水果拼盘销售。变化总是在,店主说回头客也越来越多。希望也总是在。时常在想,做生意就要这样,好的产品,贴心周到的服务,生意怎么会不好呢。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发了邱永良老爷爷自己设计自己书写的书,到店里的时候一婷就问我是不是我写的,能不能送她一本,我说下次带给她。她妈说这孩子可爱看书了,要看《红楼梦》呢,我说其实《西游记》写的特别美,很推荐。
        那段时间后连着一周她们家都没再开门,后来碰巧在傍边吃黄焖鸡的时候遇到了她和她爸爸,才得知,她妈刚给她生的弟弟检查出来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在北京儿童医院住院,还没做手术,据说手术费得十万起,她爸那天特别憔悴,在她的阻挡下还是要了一瓶啤酒,吃完后要帮我结账,我坚持自己来。无疑是雪上加霜啊,这样的家庭如何曾受的起这样的打击呢。想起来一句话,生活不一定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好,可能会更糟,总是会有突如其来的变故。但愿能快点好起来。
        过了好几周,下班下了班车,抬头就能看到这家店的灯灭着,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什么时候能亮起来。

 Ⅲ  灵魂道场 后花园郊野公园

        来之前听说过这个公园,但是来了很久也没有进去过,跟那段时间工作的繁重和初到新环境内心的不安是有莫大关系的。
        冬天快过完的时候,一个有阳光的午后,怀着好奇的心情,走出小区的南门,很快就穿过了公园的一个小门,入眼的是一片光秃秃的树干,可见多条的小径,弯弯曲曲的交织在一起。小径都通向了里边的一个全场篮球场,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随便捡一条走上一会,打太极的老人,荡秋千的孩子,挥舞着乒乓球拍的少年,就出依次出现。很快就走到一条笔直的大道上,一端有一个转弯,一端看不到尽头,路两边都是碗口粗的柳树,向着路中央低垂着灰色的枝条。风起的时刻,纸条就能触摸到矮一点的灌木,灌木下荒草丛生。一片萧瑟中能分明的感觉到一场春暖花开的上演。
        在期盼中等来了和煦的风,樱花桃花,粉的红的,更红的,相继开放。柳絮纷飞的时候,左邻右舍约在这里打球,次数不多,时光很短,那样的美好拥有过就很知足。
        越来越没有动力去远的地方春游了,这里遍览人间四月天,足矣。最怀恋,在那一大片雪白的梨花开的树下翻完《断舍离》的两个下午;最怀恋,每次跟来的一些同学朋友,穿过一片又一片树林,抵达园子里的那片水域;最怀恋,或早上七点或晚上十一点在这里跑三五公里后的大汗淋漓。
        幸福的事情很多,当你想跑步的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个公园,也算是一件。那段时间很突然的就了解到村上春树每月跑接近三百公里,很是被震撼到。于是从跑完第一个一公里后只能停下来,到跑下1.5公里,三公里,五公里,七公里。我发现趁着三分钟热度,多做一些,很容易就变成了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知道了绕公园一圈刚好五公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条笔直大道的两边都是蓝色的鸢尾花,第二年是白色的夜来香;跑到公园的最南能看到十加种花色的小菊花。有时候走路来不及,有时候不跑起来就永远看不到,当你去做一些新鲜的事情,总是有意外的惊喜。
 
        有时候什么都不干,就是来到院中的树林中,张开双臂,有什么东西被源源不断的吸收到了体内的畅快;心有郁结的时候,也会来这里走走,从一开始害怕迷路,到后来不管那条路都能走出去,当我们沉浸在复杂中,像罗胖口中迷宫中的小老鼠那样的生存策略,不断的去尝试寻找出口,终究是能走出去的,谁比谁机智多少呢,投入的时间和不放弃的尝试足够了,自然会有出路。最怕的就是停在原地,怕的就是改变本身。
        矮大紧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地,种玉米不长,种麦子不收,就得种花,常常想在心里建这样一个花园,愿芳香四溢。
         这几天发现公园已经开始修跑道了,等修好了,找个时间去跑一个十公里,这样想着,这样期待着。

Ⅳ 结语:什么是家呢

        家旁边的东西我们都会格外熟悉,家附近的事物,我们都会去互动,发生联系。这冰冷的城市,似乎冰封了这一切,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家,当用对待家的方式对待Ta,心里的隔阂会模糊起来,生活着的当下都不是家,那什么才是家呢?
        从这里出发第一次去过很多遥远的地方,也曾披星戴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这里,承受的那些痛苦,想明白的一些道理,林林总总的人和事,都值得感激,经历是一笔丰满的财富

        这里是一个修道场,这里是一个里程碑,这里是一个家。

有个地方叫东坝》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